2015,从天堂到地狱-20151231

时间回到2014.1.1,我给全年写了一个展望,有说错的,有说对的,具体就不讲了,最没意思的就是有错有对,如果全对或者全错那才有逼逼的价值。当时我的夜报每晚有9000-10000阅读,这是我写了2年半的积累,如果有人告诉我年底粉丝涨了6倍,我一定会觉得他疯了。

和大多数人一样,2015年对我来说有太多震撼与意外,接下来我们就按照时间轴上的坐标去重新看看过去的12个月。

☆1月6日的yes

1月6日创业板鱼盆发出了买入信号,我们常说回顾历史要充分考虑当时的背景,创业板在2014年最后2个月走势惨淡,而蓝筹股在券商的带领下一路狂飙,这是过去6年来历时最长的一次2/8风格切换,当时很多人都认为中小创已经完了。

所以很多网友,包括我在内都认为这个yes又要坑爹了,结果它跑出了连续110天,+150%的成绩,即便算上过往15年的历史回测,这也是最佳成绩。

☆1.19惨案

1月16日周五,证监会对包括中信证券在内的券商违规融资融券做出处罚。

有些新粉丝不清楚啥是融资融券,其实就是券商借股民钱去炒股,一年利息8%左右(当时),本来这个业务的开户门槛是50万,但很多券商为了多赚利息,连几万块的mini散都给开,而且借款数额也超出行业规定的比例。

当时证监会已经意识到杠杆资金会给A股带来危险,首次开出了行政罚单,结果1月19日星期一暴跌7.7%,券商股几乎全线跌停。这次惨案里最坏的是中信证券在处罚当晚宣布之前三天已经减持了上百亿资金,那贱样,就像是查出艾滋病的人四处炫耀之前到处献过血。

QQ截图20161116154306

中信证券自此就再起色,2015年表现最差的股票之一,连带整个券商板块都在这一年吃尽苦头。

☆杠杆牛

2月中下旬的某一天,我因为好奇,去查询了中登公司的数据,发现了一个意外数据,就是行情从2014年7月开始已经半年,但新加入的股民数量并不多,与大盘指数一起同比暴涨的是融资额度。

我当时在微博、微信、脉搏网都分享了这个发现,并把它称为“杠杆牛市”,这在A股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到6月中旬股灾开始前,涌入A股的杠杆资金有——两融23000亿+伞托4000亿+民间配资5000亿+分级基金4900亿,它们催生了牛市。

当时我说我不知道这轮牛市能涨到什么位置,但如果出现30%以上下跌就会连锁爆仓强平,场面一定极惨。

☆4000改革牛

人民日报在4月初的一片文章中提到了这个词,称4000点是牛市的起点,这也成为了很多股民至今恨恨不平的一件事。中国和国外不一样,党媒一直是被管控在政府手里,所以老百姓默认党媒发出的声音代表了国家的意志,的确忽悠了很多人。

经过这轮大起大落我想所有人都收获了一个教训,就是市场走势不受任何人的意志所左右,包括国家。

☆IC+IH

4月中旬,IC\IH两个全新的股指期货上市,尤其是跟踪中证500指数的IC,是第一个针对中小盘股的股指期货。

后来股灾的时候很多人把大跌归咎于期指,但这个观点从时间上就说不通,IF是2010年4月上市,IC和IH是2015年4月上市,之后还狠狠涨了两个月,一直到6月中旬才出现崩盘。你路上被汽车撞了,司机扶你起来,你发现自己没什么事就走了,之后两个月好吃好喝,活蹦乱跳,然后第三个月摔了一下发现腿断了,还能找当初那个司机赔钱吗?

☆神车合并

2008年牛市巅峰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就是中国石油48元见顶,2015年的中国中车就是这个时代的中石油。6月9日合并上市当天成交500亿,股价从涨停到跌停,之后连续暴跌,为后面的股灾掀开了序幕。

QQ截图20161116154312

神车暴跌是咎由自取,一路博傻市值推高至1万亿,100倍市盈,比通用汽车和波音飞机两家公司的市值加起来还要高,它不崩才见鬼了。

神车股价的崩塌影响深远,它摧毁了4个概念,首先是国字号蓝筹,接着是一路一带,然后是国企改革,最后是铁路基建,这4个上半年风生水起的板块在神车崩盘后就彻底玩完了。近几天老有人问我,为什么远洋合并成功却这么惨,我说中车就是答案,它已经把所有对未来的美好预期都透支了。

☆证监会去杠杆

其实从1月18日开出罚单那天起,证监会一直在致力于规范杠杆资金,但是手段偏软,始终未见成效。结果问题越来越严重,到了6月中旬的时候证监会终于坐不住了,要求券商强行关闭提供给HOMS的端口。

我这里得好好给你们讲讲什么是HOMS,它是恒生电子做的一个配资风控软件。

以前我要去找民间配资公司借钱炒股,100万借400万炒,需要我先把100万打到他们公司的账户,他们再打400万进来,凑成500万给我炒。如果账户亏到420万以下就会强行平仓。

所以就需要配资公司出一个活人,每天盯着账户有没有跌到420万以下。如果账户多的话,不但要雇佣很多人,管理起来也不方便。HOMS系统就提供了类似的服务,帮你自动+批量监控配资账户,节约了人力,很受那些配资公司的欢迎,并且大大刺激了这个行业的发展,到6月中旬的时候在HOMS上面的杠杆资金已经达到了5000亿。

证监会决定从这里下手,用行政命令强行驱赶这5000亿,然后灾难开始了。

☆6月18日的no

受HOMS强退事件影响,大盘连续出现调整,终于在6月18日那天,连续yes了110天的创业板指跌破了临界,转为no。

点击看——>6.18 巨变之夜

QQ截图20161116154316

几个月后有成百上千的粉丝给我留言,说今年最后悔的事情,就是6月18日no的时候没跑。我听了以后也有些内疚,当时如果我的语气强硬一点,坚定一点,也许就能吓跑更多的网友。但当时大盘已经涨了半年,人们普遍对风险麻木,另外鱼盆的准确率不足50%,我自己可以遵守纪律卖出股票,但没有勇气去煽动股民追随我。

也许让徐晓峰或者叶荣添去替换那一晚的我会更合适,不是开玩笑,我是真的那么想的,因为可以救更多的人。

☆政府第一次救市

由于大盘连续下跌,陆续有高杠杆的人爆仓,他们爆仓后被强平卖出又增加了抛压,进一步下跌,然后触发更多的人爆仓,完全是一个多米诺骨牌的恶性循环。

后来人们总是抱怨政府救市不力,其实要我看反应已经很迅速了,即便是集权专政国家,要在短期内协调多个部门,调集上万亿的巨额资金并不容易。所以前期的救市主要是证监会层面在政策上的干预,同时频频发出鼓舞人心的言论,但并没有什么卵用。

终于在7月3日那个星期五,证监会在其职权范围内发动了最强的一波救市,主要有两大措施,一是让21家券商集资1200多亿参与救市,并承诺4500点以下不减持。二是紧急刹车暂停IPO。都是很强力的措施,决心很大。

结果7月6日周一高开低走,依然是全线崩溃的盘面,彻底宣告第一轮救市失败,A股滑向更黑暗的深渊。

QQ截图20161116154322

————未完待续————

不好意思,一篇写不完,明晚继续吧。

1